对着电话那端的白秦川说着什么依法治国

- 编辑:admin -

对着电话那端的白秦川说着什么依法治国

   听了少校的陈述,秦之章的脸色骤然变冷!
 
    他重重的一哼,道:“既然犯了那么多的罪,为什么不查也不办?我真想不出这件事情的后面有多少人在纵容,在包庇!我退下来这么多年,竟然不知道基层系统已经**到了这种程度了!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在场的警察都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!虽然这件事情的责任并不在他们身上,但是同为警察,他们也觉得实在太丢脸了!
 
    很显然,秦之章说这些话并不是无的放矢,而是意有所指!
 
    蒋青鸢抿了抿嘴唇,在这种情况之下,她又能再说些什么?
 
    秦老爷子的话几乎已经是使劲打脸了!
 
    “被枪毙五十二次。”李宗翰的嘴角牵扯出一丝冷笑:“对于几大世家来讲,这已经不是管教不力御下不严的问题了,为了这种人渣说话,利用这种人渣大做文章,陷害忠良,还要不要脸了?”
 
    对于李宗翰这种身份职位的人来说,语带粗言是和他们的身份气质完全不符的,只要流传出去,一定会引起不小的波澜,可是,李宗翰就是忍不住!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蒋青鸢顿时涨红了脸!
 
    还要不要脸?
 
   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雷霆霹雳一样,在蒋青鸢的脑海里轰隆作响!
 
    在蒋家,蒋青鸢绝对是最有智慧最有能力的人,如果不是生的女儿身,她铁定是这个家族下一任的掌舵人,对于这个家族的一切,她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 
    但是,当她的亲人变得伤残,不管因为什么原因,蒋青鸢都必须站出来,为他们讨回一个“公道”。
 
    即便,这会违背自己的本心。
 
    可是,人活在世间,有多少事情是能求得一个“顺心意”?
 
    因为李宗翰的雷霆震怒,整个场面完完全全的安静了下来!
 
    “对于我刚才的问题,青鸢,你能否回答一下?”李宗翰咄咄逼人!
 
    蒋青鸢该如何回答?
 
    她难不成要说“我不要脸”?
 
    “很抱歉,我有我的立场。”蒋青鸢直视着李宗翰的眼睛,道。
 
    “不分黑白,不辨忠奸,你本来就站在了错误的方向,谈何立场?”
 
    李宗翰冷哼一声,摇了摇头:“本来我还以为你会是能够带领蒋家走向巅峰的人物,现在看来,我要把我之前的想法完全反过来才行!”
 
    蒋青鸢的身体微微的颤了颤,咬紧牙关犹豫了一下,还是抬起头来,目光从所有人的身上扫过,认真的说道:“我知道,今天我想要阻止你们,几乎已经不可能,可是,无论如何,我都想再坚持一下。”
 
    李宗翰的目光如鹰眼,盯着这个被无数首都男人觊觎的蒋家二代大小姐,说道:“好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坚持!”
 
    “只要你们能够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,我便立刻离开,不再阻拦。”面对着几位顶级大佬的压迫,此时的蒋青鸢显得如此的势单力孤。
 
    当然,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来了一个事实——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!
 
    “你说吧。”罗云路也开口了。
 
    “很简单,华夏是个依法治国的地方,如果任何人看到他人有罪,上去就把人杀了,那么这个社会得乱成什么样子?无故杀人者,凌驾于法律之上,难道不需要受到惩罚吗?”
 
    事实上,纠结了一晚上,蒋青鸢也一直在围绕着这个中心问题。
 
    即便大佬接二连三的出面,但是在这个问题上,他们并不能给出强有力的论据来支撑!
 
    蒋青鸢看的很透彻,因此她也想再搏一把!
 
    果然,此言一出,无论是秦之章还是李宗翰,全部神情凝重!
 
    而那名来自军委秘书处的少校,则是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文件夹,道:“关于你的这个问题,在最后一页上有解答。”
 
    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是一愣!他们实在是想不出,这名少校会怎么解答这个问题!
 
    现在看来,军委的准备真的是详尽到了极点!
 
    只有苏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似乎是觉察到了那个答案一般。
 
    “最后一页,绝密作训处的职能,第二篇第七条,所有成员均拥有立即执法权,执法程度由当事人酌情判断!”
 
    随着少校的话音落下,蒋青鸢的心脏顿时变得冰凉!
 
    :在外面跑了一天,不知道有没有第二更,我继续去写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444章 一群老狐狸!
 
    “立即执法权?”
 
   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!
 
    但是他们知道,既然执法程度可以由执法程度来酌情判断,就足以说明这立即执法权几乎可以相当于一把尚方宝剑,先斩后奏!
 
    少校继续说道:“你也不要惊讶,更不要怀疑,这种立即执法权是一直存在的,尤其是相对于绝密作训处这种高级执法机关!”
 
    蒋青鸢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煞白!
 
    在几个小时以前,她还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,对着电话那端的白秦川说着什么“依法治国”,说什么只要按照法律的流程,就可以彻底的将苏锐置于死地,但是现在看来,自己那个时候所说的话根本就是异想天开!
 
    自己那个时候的自信,看起来就是最无知的自大!
 
    她怎么会想到,苏锐即便被驱逐出境,编制也仍旧隶属于绝密作训处,即便功过相抵,却仍旧拥有这种立即执法权!
 
    只是驱逐出境五年,却没有开除编制与公职,这简直就是国安和绝密作训处的联合作弊!
 
    五年之前,当五大世家的所有人都为苏锐的驱逐出境长出一口气的时候,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,绝密作训处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悄悄的埋下了伏笔!玩了一个谁都没有在意的花活儿!
 
    即便蒋青鸢现在才知道他们在作弊,但是依旧于事无补,人家就是作弊的这么光明正大!理由道道充分,让你根本无从反驳!
 
    “蒋青鸢女士,请问你现在是否还有什么问题?”少校看着蒋青鸢,声音冰冷。
 
    “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 
    不管是道理道义上,还是法律流程上,对方都没有一点破绽,无懈可击!
 
    这样还不败,更待何时?
 
    输了就是输了,心服口服!
 
    在对方的重重准备之下,五大世家的阴谋,简直如同小儿科一般!实在是上不得台面!
 
    想着之前南宫瞬搓动五个人来调戏张紫薇从而诱骗苏锐上钩的情形,蒋青鸢就觉得一阵汗颜!
 
    这样的阴谋,已经不能用龌龊来形容了!
 
    他犯下的错误,却需要自己来埋单!
 
    “今晚的事情,抱歉了。”
 
    蒋青鸢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来,然后朝着几人点了点头,转身就走,步伐看起来很稳很坚定。
 
    看
    刁一平看着苏锐的身影,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深深后悔!
 
    在这个时候,他的心中下定了某个决心,再次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然后转身离开。
 
    “诸位前辈,今天的事情,苏锐记在心里了,日后,如果各位前辈有什么需要苏锐帮忙的地方,我一定会全力以赴,绝对不是虚言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目光从秦之章李宗翰和罗云路的身上扫过,语气很是认真凝重。
 
    男人,就该一诺千金!更何况这些为了自己出手相救的老人们,舍命相陪又如何?
 
    李宗翰呵呵一笑:“好小伙子,你也不用这样谢我们,说实话,今天的事情虽然道义很重要,但是我必须承认,不管我,还是秦叔叔,抑或是罗部长,我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,或多或少的把你当成了可以帮助自己达成某种目的的一部分。”
 
    李宗翰的话语实在是太直接,就差没对苏锐说“我们是在利用你”之类的话了。
 
    秦之章难得老脸一红,而罗云路则是干笑了两声,很显然,李宗翰的话把他们心中的小算盘点了个正着。
 
    事实上,大佬之间的博弈从来就不曾停止过,李宗翰并没有装出一腔热血的样子,反而如此直接的把这种目的说了出来,这种行事作风真的不愧是鹰派的代表人物。
 
    不过,也正是因为这种直接,此时的李宗翰极大的赢得了苏锐的好感!
 
    “各位前辈,我虽然也能体会一些李部长的话,但是不管怎么样,这次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,各位对我的恩情,我会记在心里。”
 
    “好小子,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。”罗云路笑眯眯的拍着苏锐的肩膀,一副老狐狸的样子:“话说绝密作训处的编制依旧挂在国安,你也是国安的人,以后如果国安有什么非需要你来执行的任务,我一定不会客气的!”
 
    苏锐的微笑瞬间僵硬在了脸上!
 
    他看着罗云路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,怎么看都有一种阴谋的味道!
 
    难道说过了今天晚上,自己就要重新回归体制之内了么?
 
    还有比这还狗血的剧情吗?
 
    秦之章也是干笑两声,站出来说道:“苏锐,你小子以后可一定要给点力,过了今天晚上,恐怕全华夏的人都知道我老秦家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