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之后便闭上眼睛躺下准备美美

 四人的包厢里只有苏锐一人,他的位置是下铺,摆了个舒服的姿势之后,便闭上眼睛躺下,准备美美的睡一觉。
 
   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睡着,鼻间就钻进了一股香气。
 
    这股香气颇为浓烈,但是却不太刺鼻,应该是法国某些顶级香水才能拥有的。
 
    苏锐稍稍的睁开了眼,就看到了一对雪白的大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 
    这双腿并不算长,但是却足够有弹性,白皙的肌肤似乎是从牛奶中泡过一样,脚上没穿袜子,直接踩着一双运动凉鞋,而大腿的根部则是一件牛仔短裙,把健美挺翘的臀部包的紧紧的。
 
    “下半身还算不错。”苏锐的内心里下了一个评语。
 
    他抬起头来,并没有看到这姑娘的脸,因为他的视线被两座颇为有料的山峰给挡住了。
 
    “上半身也不错。”
 
    苏锐并不是那种见到美女就非得流鼻血的男人,至于说之前每次见到林傲雪都得露出一副猪哥样,那也是他对自己的某种伪装而已。
 
    只是简单的评价了两句之后,苏锐就没有再多看,而是闭上眼睛,继续睡自己的觉。
 
    可是,这身材不错的小妞却丝毫没有让苏锐睡觉的意思,她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苏锐的床边,推了推后者,说道:“帅哥,我们换个床位吧。”
 
    对于美女的请求,男人总是很难拒绝,苏锐都没睁眼睛,道:“为啥要换?”
 
    “我的裙子太短,如果爬到上铺的话,容易走光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苏锐不由自主的睁开了眼睛,瞄到了这姑娘的牛仔短裙上。
 
    看到此情此景,苏锐自动脑补出她爬到上铺的场面。
 
    “也是啊,你这裙子那么短那么紧,除非掀到腰上,否则根本爬不上去啊。”苏锐乐呵呵的说道,旅途之中出现这么一个性感的小姑娘作伴,任谁都会感觉到开心的。
 
    “男人都是流氓。”这小妞竟然拍了苏锐的大腿一巴掌,道:“换不换位子?”
 
    苏锐也被这动作吓了一跳,难道说现在的小妞都开放到了这种程度?随随便便摸自己的大腿,让不让人活了?
 
    他的目光定格在小妞的脸上,这是一副很清秀的容貌,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有种和清秀不搭边的轻佻,苏锐定睛看了几秒钟,忽然从内心深处泛起了一股熟悉之感。
 
    苏锐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姑娘,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!
 
    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,基本上见过一面的人也绝对不会忘记,否则也不会有这种熟悉感了。
 
    不过,很显然的是,苏锐在这方面的记忆力却比不上这个小姑娘。
 
    她看着苏锐,一脸惊喜,紧接着就抱着了苏锐的肩膀,不断的晃着:“帅欧巴,竟然是你!”
 
    “帅欧巴?”
 
    听着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,苏锐终于想起来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是谁了!
 
    “你是……黄经纬?”
 
    苏锐的脑子还算是可以,费了半天的劲,终于想起来这个小姑娘的名字。
 
    当初,丹妮尔夏普带领冥王殿的高手前来围攻,被苏锐引开,在前者的一路追击之下,苏锐跳进了一辆高速行驶的宝马轿车之中,把丹妮尔夏普引到了码头,并且和周显威联手将对方生擒。
 
    而当时驾车的,就是黄经纬!
 
    只是,此时她的打扮和之前的小太妹模样大相径庭,当时的她穿着一身短裙和背心,背心里面根本就是真空的,那弧度让人直欲喷血。
 
    虽然现在的裙子也很短,但是比起那天晚上的真空上阵来,无疑保守了许多。
 
    最主要的,黄经纬的爆炸式发型也被拉成了柔顺的直发,发色也重新变黑,这也是导致苏锐没把她认出来的原因。
 
    在那件事情结束之后,苏锐便把这个姑娘彻底的淡忘了,原本以为是个生命中匆匆而过的过客,但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再一次遇见。
 
    一次的偶遇没什么,如果接连两次都偶遇了,对于一个男人来讲,如果还不采取任何动作的话,那可实在是太浪费这种天赐的好机会。
 
    “欧巴,你当时把我用完了就甩掉,知不知道,我很幽怨?”黄经纬用力的晃着苏锐的肩膀,后者的眼睛不自觉的在对方晃荡的山峰上面瞄来瞄去。
 
    没办法,照这么个晃法,自己不想看都不行。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我没用你吧……别这样说,别人会误会的……”
 
    苏锐被小太妹彪悍的话语搞得满脸黑线,和这些年轻人相比,貌似自己实在是太保守了。
 
    “欧巴,你好可爱哦,这里哪有别人,就我们两个,想干嘛就干嘛!”
 
    真的是想干嘛就干嘛吗?
 
    苏锐表示怀疑。
 
    黄经纬的眼睛亮晶晶的,很显然心情大好,她捅了捅苏锐,道:“上次追你的疯婆子哪去了?”
 
    “那个臭婆娘。”苏锐想起了至今仍呆在病房里被限制自由的丹妮尔夏普,笑眯眯的说道:“不整死她,我就白活了那么大。”
 
    黄经纬不怀好意的说道:“你是怎么整她的呢?”
 
    苏锐一愣,看到黄经纬的表情,就知道对方脑子里在想什么,于是一拍对方的脑袋,道:“小小年纪,脑子里净装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”
 
    “切,男女之间不就那点破事吗?谁不明白谁?”黄经纬撅了撅嘴,顺便往苏锐的某个部位瞄了瞄,那眼神颇为的不怀好意。
 
    看着这个彪悍的小姑娘,苏锐忽然觉得,这七八个小时的旅程应该不会太无聊了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447章 这是个误会!
 
    “你睡下铺,我上去睡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着,就要爬起来,在某些方面,他实在不是这个姑娘的对手。
 
    “不行。”没想到黄经纬却把苏锐给拉住了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又变卦了。”
 
    对于这个小魔女,苏锐也很是头疼。
 
    “我们就坐在下铺聊聊天好了,谁也不许到上面去。”
 
    苏锐无奈,只能应了下来,好在这小妞确实挺漂亮的,否则自己可绝对不会答应。
 
    黄经纬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苏锐,说道:“欧巴,上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帅太刺激了,什么时候会有下一次?”
 
    很显然,黄经纬也不是傻子,她能看出来,苏锐和那个外国女人之间根本不是什么夫妻关系,纯粹是一个追杀,一个被追杀。
 
    虽然生的清秀,家世也极为不错,可是黄经纬就是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动因子,闲着没事非得找找刺激才行。
 
    “妹妹,这可不是好玩的,一个不小心就把命给丢了。”苏锐哭笑不得,有些事情只有真正尝试了之后,才会发觉并不像表面上的那般风光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处。
 
    “我不管,欧巴,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,你可一定得叫上我。”
 
    黄经纬一脸撒娇的模样,抱着苏锐的胳膊使劲摇啊摇,两座山峰把胳膊紧紧的挤在了中间,饶是苏锐的定力不错,但是当他感受到那柔软的包裹之时,还是差点没腾出一股邪火来。
 
    苏锐往四周打量了一下,软卧车厢的门是关上的,四个床铺却只有两个人,这小太妹的身材和样貌都是上乘之选,行事作风还那么开放,脑海中的那种想法越来越强烈,想着想着,苏锐觉得自己也变得有些旖旎了起来,似乎车厢里的空气都变成了粉红色。
 
    苏锐摸了摸鼻子,在心里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开放了,太开放了,没事就用微信陌陌约个炮啥的,我还没到三十岁呢,是不是得向他们看齐?”
 
    看了看半个身子都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孩,苏锐不禁觉得更加为难了——真特么的纠结啊。
 
    男人就是这样,总是在美色和所谓的坚持面前徘徊不定,如果不这么为难,那也就不叫“男人”了。
 
    “欧巴,你到底答不答应嘛?”
 
    黄经纬继续摇啊摇,把苏锐晃的心旌荡漾。
 
    “人家好不容易放个暑假,没什么好玩的,你就不能松松口吗?”
 
    原来黄经纬是在首都上大学,放暑假才回的宁海,不过一个学生妹就能开的上宝马,显然家世不一般。
 
    苏锐索性不动了,任她一直摇下去。
 
    但是,他的好事并没有持续太久,包厢的门很快被两个年轻男人打开了。
 
    两个人看起来都是大学生模样,二十岁左右,把头探进来之后,立刻惊喜的说道:“经纬,终于找到你了!你怎么不声不响的跑那么快?”
 
    不过在下一秒,这两个年轻帅哥的脸便沉了下来。
 
    因为他们
    那两个男学生把行李放好,坐在对面的下铺,面色有些不善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这是我家大叔。”黄经纬看起来也是个神经大条的姑娘,根本没体会到李瑞豪和谢振波的阴沉眼神。
 
    她从小被众星捧月的习惯了,再加上这两位男同学只不过是殷勤示好,并没有挑明追求,因此黄经纬倒也没怎么拒绝。三个人本来就是宁海同乡,此次放假自然有理由一起回来。
 
    在上火车之前,李瑞豪和谢振波已经商定了公平竞争的原则,两个人在火车上准备大显身手,谁有能力谁就能赢得黄经纬的芳心,可是两人都没想到的是,火车这才刚刚开车,就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!
 
    而且看样子还是一个非常不好对付的程咬金!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